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前沿研究成果推送(四):友谊质量与青少年直觉进食
发布人:刘贵雄  发布时间:2020-06-28   浏览次数:10

陈曦梅1  罗一君1   123

( 1 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  2 西南大学认知与人格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  3 重庆市心理学与社会发展中心 ,  重庆 400715)

限制性进食(为改变外在形象而控制进食)、情绪性进食(为排遣情绪而进食) 等对个体身心具有负面影响的进食行为常成为健康心理学领域关注的热点 (Anglé et al., 2009)。这些消极进食通常出现在青春期,一项针对8万多名青少年的研究发现28%56%的男孩与女孩报告了有一种或多种消极进食行为(Croll, Neumark-Sztainer,Story,&Ireland,2002)

近年来积极心理学在心理健康发展方面日益得到重视其关注个体积极的特质与心理状态旨在发现能促进个体认识自身潜力、提升个人幸福感的积极心理因素(Seligman&Csikszentmihalyi,2000;Seligman&Tracy,2005)。作为一种有益健康的积极进食行为直觉进食及促进直觉进食的积极因素也受到了诸多关注 (Avalos & Tylka, 2006)。直觉进食(Intuitive Eating)是指个体根据内部生理线索以进食即饥饿时进食饱腹时停止进食而不受外部或情绪因素的影响(Tribole & Resch,1995)DockendorffPetrieGreenleafMartin(2012)指出了青少年直觉进食的四个方面(1)无条件地允许自己进食(2)根据饥饿感以进食不受情绪因素的影响(3)关注内部生理线索(饥饿感和饱腹感)(4)相信内部生理线索。

本研究基于积极心理学采用友谊质量量表、自我怜悯量表、身体欣赏量表和直觉进食量表2438名初中生进行调查并运用结构方程模型探讨友谊质量与青少年直觉进食的关系、作用机制及其性别差异。

被试:

采用整群取样法从湖北省武汉市抽取三所初中再以班级为单位从每所初中抽取七至九年级学生共 2676 名完成问卷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得到有效问卷 2438有效回收率为91.1%其中男生1276(52.3%)女生1162(47.7%);七年级916(37.6%)八年级788(32.3%)九年级734(30.1%)被试平均年龄为13.14(SD=1.08)平均身体质量指数(BMI)18.23(SD=2.90)

研究工具:

采用崔曦曦、孙晓军和牛更枫 (2016) 修订的中文版友谊质量量表,本次测量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1

采用RaesPommierNeffvan Gucht(2011)修订的简式自我怜悯量表 (Self-Compassion Scale-Short Form, SCS-SF)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0

采用TylkaWood-Barcalow(2015)修订的身体欣赏量表(Body Appreciation Scale-2,BAS-2)来测量被试对自己身体的接受程度、尊重程度和满意程度该量表适用于学术研究和临床应用领域中对积极身体意象的测量。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9

采用Dockendorff(2012)修订的适用于青少年群体的直觉进食量表 (Intuitive Eating Scale, IES)本次测量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5

程序与流程: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团体施测利用学生自习课时间(大约20分钟)向学生讲明研究意图并强调自愿、匿名、据实填答等原则。使用SPSS 20.0Mplus7.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本研究根据周浩和龙立荣(2004)的建议在施测过程中已进行了必要的控制以此避免采用自陈报告法收集数据可能会出现的共同方法偏差(CMV)问题。为进一步分析数据前采用Harman单因素检验进行统计控制结果显示第一个因子解释的变异量为20.02%小于40%的临界值。因此本研究的数据不存在严重的共同方法偏差。

相关分析发现, 友谊质量与青少年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直觉进食均呈显著正相关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与直觉进食均呈显著正相关自我怜悯与积极身体意象呈显著正相关。变量间的关系支持后续假设的检验。如表1所示

为了有效控制测量误差本研究采用结构方程建模的方法进行多重中介效应检验。首先在控制性别、年龄和身体质量指数后检验友谊质量对直觉进食的总效应。其次在模型中加入中介变量——自我怜悯和积极身体意象得到图1所示的路径模型。结果显示所有路径系数均达到了统计上的显著性水平(p< 0.001)且模型拟合良好

χ 2 / df= .68CFI=0.97TLI=0.96RMSEA=0.04SRMR=0.04

基于男女在友谊质量、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和直觉进食中存在明显差异本研究检验了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的中介效应是否具有跨性别的一致性。总体上来说各项拟合指标均在可接受范围可进行跨组比较采用结构方程模型中多组比较的方法设定等值模型结果表明模型各项指标拟合良好且各模型两两间拟合指数差异ΔTLIΔCFI均小于0.01(详见表2)这表示该中介模型在青少年男、女生中具有相同的意义和潜在结构即自我怜悯和积极身体意象的中介效应具有跨性别的一致性

为进一步考察中介效应的性别差异采用以上同样的分析方法分别在青少年男、女生中检验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在友谊质量与直觉进食分维度之间的中介作用。直觉进食包含4个分维度维度1无条件地允许进食维度 2 :进食不受情绪影响维度3:关注内部生理线索维度4:相信内部生理线索。中介效应模型检验表明男、女生模型各项指标拟合良好结果如表3所示。

中介效应的性别差异仅出现在友谊质量与无条件地允许进食(维度1)、进食不受情绪影响(维度2)的关系中(详见图2)

结论:

(1)友谊质量与青少年直觉进食呈显著正相关。

(2)自我怜悯和积极身体意象在友谊质量与直觉进食间起中介作用且该中介作用包含三条路径:自我怜悯单独中介作用、积极身体意象单独中介作用以及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链式中介作用。

(3)中介效应的性别差异仅出现在友谊质量与直觉进食分维度的关系中即自我怜悯在女生友谊质量与无条件允许进食(维度1)间起完全中介作用而男生该中介作用不显著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及自我怜悯积极身体意象在女生友谊质量与进食不受情绪影响(维度2)间均起部分中介作用但在男生中均为完全中介作用。

参考文献

陈曦梅,罗一君,陈红.(2020).友谊质量与青少年直觉进食:链式中介模型及性别差异.心理学报,524,485-496 .